国家卫健委:境外输入病例引起扩散可能性依然较大


一位意大利医生哭着说: 我们不得不在40岁的病人和60岁的病人之间选择...这太残酷了。

伦巴第大区的小城克雷莫纳一所医院的护士在采访时就带着哭腔表示,“死的人太多了,这是对我们的一种折磨,我们都开始怀疑自己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不知道怎么帮助病人了。现实就是,我们看着他们死亡,我们内心也死了。”

如您是境外返回人员,应主动到当地社区做好筛查登记,配合专业人员开展医学观察,一旦出现发热、咳嗽等急性呼吸道症状,请到当地定点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就诊。近日,一名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意大利护士在担心自己会将病毒传播给他人后自杀。这也是意大利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第二名自杀的护士。

伦巴第的一些医护人员说,医院无法满足需求,他们的床都快用完了。

意大利国家护士联合会对达妮埃拉·特雷齐的死表达深层的悲伤和沮丧,称尽管还不清楚她确切的死亡原因,但疫情导致的工作压力,以及担心自己会感染他人的焦虑,都与此次悲剧有关。医护人员透露,特雷齐自3月10日开始,就因染病在家隔离,当地司法部也将调查她的死因。

一家健康基金会发布的数字表明,大量被感染的医生的防护措施“仍然不足”。

一名为急诊部门和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提供心理疏导的心理医生表示,“他们神精绷得太紧了,有人担心在工作中犯错葬送患者生命,有人害怕操作不当导致自己感染。”

当地时间3月27日凌晨3点18分,纽约市中央公园以北的110街地铁站内的一辆地铁发生火灾,导致1人死亡,16人受伤。

贝加莫市市长戈里(Giorgo Gori)表示,伦巴第大区因为医疗资源承受不住不断涌入的病患,“医生只能决定不给一些高龄患者插喉”。

据《每日邮报》报道,意大利医生必须按照一份指南,判断患者是否可以使用“稀缺”的资源,并将精力优先抢救年轻人上,因为他们的存活率可能高于高龄重症患者。